动物性的人

将自身当作动物来照料,会让人活得更为自在。

# 前言

本篇博客将记录我这段时间的思想转变——我开始减少思索概念上、思想上、情绪上的问题,转而从人本身出发。

本篇博客与《如果人生是一场 RPG 游戏?》具有一定的相似性,但可操作性更强。

# 观念的来源

个体的人会像动物一样,在得到自己缺少的东西之后,会变得更加健康、合乎自然。

理性或非理性已不在我的思考范畴内,绝望或痛苦全然变成了找寻其原因。越是从人本身想问题,我就越觉得道德、意识形态是人的枷锁,而非文明。一个人所能实现的事情,极大程度上取决于其生来具有的东西。对这样的物种谈“人人平等”,是不切实际的。

诸如此类的想法,夹杂着我最近常常看到的动物视频(猫、狗、鼠、狼、猴子、蚂蚁、蜜蜂、鹦鹉等社会性动物),我越发觉得人与其他动物没什么两样的。如果猫狗狼在吃了营养充足的食物后,它们的皮毛变得柔顺、体态变成匀称。那么,人像其远祖那样补充相应的食物(大量的水果、野菜与熟肉等),毛发也会更有韧性、更稳固,身体也会变得健康硬朗。同样地,狗在运动、社交后会变得开朗,人也会在运动、社交后变得开朗。

人的身体在几百万年的进化中已经基本完全适应这个世界。短短几千年的时间中,人类从农耕文明到工业时代,再到现如今的信息时代(也就是,鸽子笼时代——因为互联网带来新鲜消息刺激,人可以在一个鸽子笼中度过多年时间,就像白羽鸡工厂一样)。世界已然发生改变,人的进化远远落后于社会的改变。许多人宣称,这是人类的伟大胜利,人类预设的 30 年寿命被现代医学延长至 80 年。但是,人本身的硬件(牙齿、心脏、干细胞等)并不支持如此长的寿命。

我完全认可人应该有选择的权利,完全认可现代科技对世界发展的贡献。但是,对一个无足轻重的个体而言,依照于人本身的生存逻辑生活是一个更好的选择。

我完全知道这是一个老旧的观念,但是依据此类观念生活后,我发现我本身的负罪感近乎消失。“人不同于其他动物”的观念完全是一个人被强行灌输的罪恶。这种观念要求人要有个人样,必须要做到某某事情。这让人负有使命、负有罪恶,是与人本身相悖的观念。

我将这种人本身自有的观念,称为「动物性的人」。个体的人会像动物一样,在得到自己缺少的东西之后,会变得更加健康、合乎自然。将自身当作动物来照料,会让人活得更为自在。

# 生活理念

在我写到这里时,最初的想法已经被搅乱。因为我没有那个总结能力,却想总结。

该观念蕴含着这样的生活理念:

  1. 去做:如果我缺少某样或许必需、或许非必需的东西,那么我就去做。
  2. 外物:如果我的想法或行为脱离于我本身的生存,那么这些想法或行为、及其成因就是外物。

(本段采用这两个词,仅仅是因为它们比较契合主题,而不是意图回到第一版博客那种咬文嚼字的状态。)

# 去做

「去做」指导的消费理念,要求一个人正视自己的欲望与能力,而不是一味的延迟满足。受苦式、殉教徒式的思想无论在远古时期、还是在现在,永远都是奴隶的思想。「我」动物性的我与其他动物一样,都认为现在比过去、未来重要,认为最不幸的人是脱离如今时间而跳入其他时间节点的。

比如,「我」一直想要买一款智能眼镜,因为我希望感受新世代科技能否让生活变得更好。对于现在的我决定者来说,1500 的售价称得上昂贵。但是,我确知日后,也许不到一年,1500 的眼镜并不算什么昂贵的东西。于是,我去做。

# 外物

「外物」事实上预设了「我」具有某个明确的疆域,而「我」生于自然,本不应有什么自我之分。但是,有些想法意图使我脱离自然,过上耗材、原子化的生活——这些想法就是「外物」。有时候,想法是无法区分的。例如,我想自杀,是脱离自然,还是融入自然呢?这完全依仗于当时的想法。

「外物」并未将我与世界区分开,而是将我与非世界区分开。即便我接受了大量奴役教育,我还是无法将鸽子笼式(或者说,公寓)的生活当作是自然的一部分。人被安插在工厂中,成为一个个螺丝钉,为社会的运转添砖加瓦。同时,看着脱离螺丝钉命运的人指点江山。这不是一个人的世界图景,更不是一个动物性的人的世界图景。

# 个体的人,还是自然的人?

昔者庄周梦为胡蝶,栩栩然胡蝶也。(自喻适志与!)不知周也。俄然觉,则蘧蘧然周也。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?胡蝶之梦为周与?(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。)……此之谓物化。

观念「动物性的人」事实上抛弃了一切道德与意识形态因素,转向了纯粹的利己主义与享乐主义。很难区分「我」动物性的人是一个个体,还是融入自然的一份子。

「我」随着天性做事,这并没有什么不好。因为「我」不掌握他人的命运,这种想法是无从指摘的。思索本身就是外物,没有必要去思考这些问题。

当我将负罪感抛离时,永恒的问题不再回荡在我的脑海,而是完全消散了。我想,这应该是一个自然的人。

None